忘記了是哪一天的哪個時候,我把自己裝到一個玻璃罐中那時候的年紀還小所以還可在罐子裡頭動啊動的

玻璃罐上有著太陽的大笑臉也有很漂亮的蝴蝶在飛

最棒的是,不時還會奏出美妙的音樂
這個玻璃罐受到大家的歡迎與喝采
他們看到玻璃罐中的我,都好喜歡
於是我很樂意一直待在罐子中,因為要做到讓大家都喜歡不是那麼容易的

但是我忘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人會長大,但是玻璃罐是不會變大的
剛開始,我只覺得手跟腳不能伸直,但是為了看到大家的笑臉,我忍住了
慢慢的我只能縮在玻璃罐中,勉強的待在裡頭,但是隨著時間的過去空間越來越小,小到我的臉都擠到罐子上了!!
這時候我才慌了..我想要出來,卻沒有辦法我想請人幫忙,卻發現大家似乎看不到有玻璃罐的存在

「我只有看到妳的笑臉,妳那完美的外表,我沒有看到什麼玻璃罐啊?妳是不是想太多啦?」


大部份的人都這麼說,我很著急,卻沒有人看的出來,因為玻璃罐太擠了,擠到大家看不到我的表情


我很沮喪,我開始幻想有一位武士或王子來幫我把罐子打破救我出去,但是那只是幻想……直到有一天有一個女巫經過我身邊


「女孩,妳怎麼把自己搞成這付德性?」她用她深燧的眼睛打量著我「妳很難受吧!」


聽到這句話我眼睛亮了起來「妳知道我被困住了嗎?」

「是啊!我總是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嗯,應該說是他們不願意去用心看!」她指了指她的胸口,微微一笑

「那妳能幫我嗎?幫我離開這個可惡的罐子,我受夠了!」我很生氣,我不知道她可不可以看的出來我忿怒的表情

「喔!女孩,我想這個我幫不了你!這個咒語是你自己下的,你得自己想辦法!」

「怎麼會呢?」我開始慌了,因為我毫無頭緒「!我以為女巫都有魔法可以幫我的!連妳都幫不了我,那我是不是要在玻璃罐中一輩子了!」

「呵,」女巫意味深長的笑了笑「別放棄的太早,妳只是不知道方法罷了!」

我睜大眼睛看看她,「真的嗎?只要有方法我都願意試!真的太好了!現在妳又讓我覺得又充滿希望的感覺!」

「這個方法需要時間,也需要勇氣,」她拍拍手上掃把的灰塵「我騎著我的寶貝跑遍各地,妳不是我第一個看到把自己困住的人。」

「咦?還有別人也把自己裝到玻璃罐中嗎?」我不敢相信,可是我從來沒有見過啊!但是我突然想到女巫剛剛說的話,也許有人也是跟我一樣,只是我沒用心去看?

「喔!不全是都跟你一樣的,有些人把自己裝在箱子裡,讓別人都看不到他,還有人很樂意的待在用水晶做的瓶子裡,因為走到哪大家都注意著他,大部份的人都安於現狀,就算有什麼不愉快的,他們都會假裝沒有發生,不過也有人像你一樣,覺得很難受…」

「不想出來?這真的太難想像了!難道他們都不覺得這樣子很痛苦嗎?」是不是女巫誤會了?說不定那幾次她都沒有用心看..

「他們安於現狀..不想也不敢改變,女孩,我說過了..這是需要勇氣的!」女巫與重心長的說

「那我要怎麼做呢?」

「很簡單」女巫抬起頭來似笑非笑的看著我「只要找到當年把自己裝起來的那個妳!就可以出來了!」

「什麼?!」我越來越搞不懂了,現在我覺得我是不是找錯人幫忙了「妳別鬧我了啊!我怎麼可能找到那個時候的我呢?我的意思是..我已經長大啦!時間已經過去啦!還是妳有什麼魔法可以把我變回去嗎?」

「現在妳要仔細的聽我說,我能做的也只有告訴妳這些」我安靜下來

「嗯」她清清喉嚨「如果妳有用心去看別人,妳就可以發現很多人的真面貌,而..如果今天妳肯用心去看妳自己,妳也會發現不一樣的事實」

「不一樣的事實?」我能變成怎麼樣呢?事實不就是我現在被困在一個玻璃罐裡頭?

「是的,不一樣的事實!很多人看不清別人也看不清自己,幸運的人會有自覺,或者像妳一樣遇到一個可以告訴妳這些的人」她驕傲的看了我一眼

「但也有很多人一輩子就這樣懵懵懂懂的過去……而事實就是,被關起來的,不是妳這個人,而是妳的心。」

「我的心?可是我怎麼看都是…我自己本身啊!」我不能轉頭,只好用眼角的餘光看了看自己

女巫敲敲我的玻璃「就跟妳說要用心看嘛!這可是妳要解套的重要關鍵啊!要回到那個時候的妳,要把那時候的心叫出來!」

「那…我該怎麼做?」我想我需要具體一點的辦法,我甚至懷疑我跟女巫是否有辦法可以溝通。

「面對現實、且不在乎其他人的眼光,是必要條件,接下來妳要回想,那時候的妳是個什麼樣的女孩,試著去召喚那時的心,讓它來幫助妳離開這個討人厭的東西。」女巫摸摸我的玻璃罐,但令我驚訝的是,我似乎可以感覺到她手上的溫度。

「召喚我的心……」現在想想,為什麼當初我會把自己裝在這個玻璃罐中呢?

好像是因為,我希望大家都喜歡我,稱讚我,每次只要有人告訴我他們覺得我身上的蝴蝶多麼的美麗,笑容多麼的溫暖,我就不禁驕傲了起來,我享受這個榮耀的時刻,這種被人需要被人捧在手上的感覺真好!

「有得必有失,」女巫把我從遙遠的記憶中拉回現實「為了迎合別人,妳把自己裝在玻璃罐中,但是這樣做也同時失去了自我,也讓妳困在裡頭…」

「女孩,」女巫看著我的眼睛

「妳覺得妳知道妳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嗎?妳瞭解妳真正需要的是什麼嗎?妳聽的到妳的心在跟妳吶喊嗎?」

我想回答些什麼,可是我卻發現,我無法誠實的告訴她這些問題的答案,時間過了太久了,曾幾何時我已經忘記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

女巫看我沒回答,便繼續說下去「希望別人瞭解妳之前得先瞭解妳自己,別怪大家都看不到妳的玻璃罐,雖然有大半的原因是他們沒有用心看,但追根究底還是妳自己的問題,妳回想最近這幾年妳有真正的快樂過嗎?」

「我不知道」我看著下面「也許我忘記了什麼是快樂…」

「女孩,我能幫妳的只有那麼多了,接下來就得靠自己了。」

「妳要走了嗎?」我覺得自己很需要她,我需要有個可以看清事實的人)跟我聊聊

「乖女孩,女巫是喜歡乘風旅行的」她順了順她的掃把,看看我「妳很聰明,妳知道該怎麼做的,不然我也不會跟妳說那麼多了。」

「那我還有機會見到妳嗎?我覺得我還有好多問題」

「只要有心,」她笑著說,指了指胸口「我們會遇到的,如果妳知道的話。」

「那至少」我急著說「可不可以告訴我第一步該怎麼做?我總需要個開頭吧!然後我再試著努力……」

「先讓自己平靜下來吧!然後走進回憶的隧道中,慢慢的你就會找到答案了!」女巫騎著她心愛的掃把走了,留下一肚子問號的我


(待續)



2004.4.21 
九年前,我寫下了這篇故事,留下了「待續」兩個字。


這些年,親自去經歷了一些苦樂、增長了一些智慧,偶然的再次看到自己寫的這個故事時,
發現這些日子我所追尋的,也許就是希望讓這篇文章能夠有續集,
現在將這篇文章再次與大家分享,
希望有在看部落格的朋友們,可以告訴我你們想不想看續集?
或者你們可以猜猜,接下來故事中的主角將會發生什麼事?
歡迎大家可以在這篇文章下留言,或是到我的粉絲專頁留言~
 
順便也讓我知道我有哪些潛水的讀者吧!謝謝大家。
 
 
 

劉佳怜 Ni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陽光森林
  • 玻璃罐中的女孩終會離開玻璃罐的,我深信 …
  • andrew
  • 回憶到玻璃罐形成的時期,認識它所帶來的那些快樂,也看到了它帶來的框架。但長大的自己已經明白當初的快樂,跟現在的快樂是不同的,經由瞭解自己的過程,分析了快樂與框架的因素,發現這個經歷只能自己細細品味,才能內化到價值觀裡。問題是:下一步會是另一個更大的玻璃罐嗎?
  • 怜子
  • TO 陽光森林:我也深信女孩一定會離開玻璃罐的,只是問題在於:玻璃罐是存在的嘛?

    To Andrew:也許你也可以一起來思考一下我上面打的問題,這樣也許就可以推測,下一步會不會是另一個更大的玻璃罐?

    p.s.發現大家一起來推理還挺有趣的呢!
  • andrew
  • 或許有或沒有玻璃罐並不重要

    想起電影裡的一段畫面:
    起初為了要讓達摩祖師更堅定自己的求佛之心,所以要求達摩祖師自蓋自修室以表求佛之心,但是自修室履建履壞,風雨的天然之力,人為的破壞之力,動物的無心毀損,最終達摩祖師悟到佛在自己的心中。

    殊途同歸。